首頁 同人tsubasa翼 tsubasa翼同人-黑法《いい夢を見れますように》(2019聖誕賀文)

tsubasa翼同人-黑法《いい夢を見れますように》(2019聖誕賀文)

by 幻月

一片漆黑。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同一隻大掌一把遮蓋了眼能所及的一切,他像一抹在陰森幽暗的湖底尋覓歸宿的幽魂,漫無目的地遊走於這片覷黑。
一盞油燈亮起。佇立於跟前的,是他的夥伴們。
魔法師回過神來,愣愣地望著眼前的忍者和少年,近乎反射性地笑了笑。
他們輕輕瞟了魔法師一眼,便逕自背向他離去,魔法師動身想追上兩人的步伐,踏進虛空的鞋跟扣一下陷入無聲落下的白雪,步伐漸漸加速成了小跑步,卻仍無法追上眼前的夥伴。

「——!」

欲出聲叫喚,卻無論如何也發不出個像樣的音節,魔法師漸漸緩下腳步,最後停了下來。
忍者和少年走著向前,似乎沒人注意到他的脫隊,兩人的身影變得好小好小,直到快要消失前,少年忽然回了頭。
淺棕色的眸子映入一只有些狼狽的藍白色身影,他衝著魔法師露出開懷的笑容,伸出了手。
魔法師愣了一秒,亦回以溫和的微笑,伸出手。

 

「——再見,法伊先生。」

 

伸出的手於溫暖黃光中,隨少年的話語碎裂成片片虛幻。

血腥味佈滿鼻腔,他難受地以手摀住口鼻。
隱隱作痛的腦子晃動著視線,一片暗紅和黑籠罩整個空間。清澈的水藍一晃化為鋒利的金,吸血鬼跪坐於地,細長的利爪深深陷入雪下的泥土,他的眸子打顫,瞳孔膽小鬼似地縮起,炙熱的淚水湧出毫無知覺的眼眸。
他的夥伴們全身沾染鮮血,癱坐於覆滿積雪的樹下,身上散發的腐臭,正好和自己手中的氣味不謀而合。

他將步上王的後塵,喪失心智,瘋狂殺戮。
摧毀摯愛的一切。

 

 

 

「法伊!法伊!」
「!」

披著大白色毛外套的身子猛地一顫,洞窟中的火堆似是被驚嚇般,霹靂啪啦地抗議起來。
法伊僵直身子,一雙清醒過來的水藍色眼眸死死地盯著火堆。
眼前是堆砌的木柴,以及沿火種竄起的橘紅色火焰。
他微微縮了縮滿身大汗的身子,只怕動作幅度稍大,眼前的平和將再度瓦解。

「法伊……」

直到腦中的麻痺感消失,魔法師動了動手指,確定自己處於現實,才直起倚靠於石牆的身子,黑色手套攏了攏白毛外套。他偏過頭,輕輕蹭了蹭不斷呼喚他名字的魔法生物。

「謝謝,摩可拿,我沒事了。」
「法伊做了惡夢嗎?」
「嗯,姑且算是吧……但已經沒事了。」
浮上背脊的汗水,於濕冷的空氣中令他有些發寒。
映照出溫暖火堆的藍眸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他伸手摸了摸抱在自己頰上的小生物。「要幫我對黑大人保密哦,摩可拿。」

 

披著黑色厚外套的身影於雪白的視線中漸漸變得清晰。
「哇咿,黑爸爸回來了——」
「喔。」
黑鋼左右肩各扛著一綑木柴,簡單應了一聲,便急急走入較為溫暖的洞窟中。
放下木柴、順勢撢了撢身上的雪後,一雙血紅的眸子朝法伊望去。
他的動作停在半空中。
「怎麼了?黑咪?」
魔法師笑著問,那雙眼笑得沒心沒肺,笑得無所謂。

 

——又來了。
黑鋼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他拾起幾塊剛放下的木柴,放至燃燒的火堆旁,好讓高溫能將裡頭潮濕的水氣蒸發。
那火依然劈啪響著,不時飛出零星的碎火,法伊蹲在火堆旁,斂起了笑容。
他知道他騙不過眼前的人,索性在只有兩人的時間剝下厚重的面具。

「做惡夢?」
「嗯。」
黑鋼的眼中閃爍著火光,視線沒有離開過火堆。

過了半晌,忍者將帶回來的木柴全圍在了火堆旁,靜靜坐在魔法師身邊。
法伊微微傾身,習慣似地側頭靠在黑鋼肩膀,金色髮絲垂落,摩挲著法伊的臉頰,一雙藍眸微睜,他輕輕磨蹭著黑鋼,像隻挨餓受凍的貓。
夜深了,黑鋼將身旁的貓抓入懷中,紅眸依然盯著洞外。
法伊躺在黑鋼懷中,寶石色的雙眸向上凝望著,卻看不見對方的表情。
他輕輕地開口,那聲音柔柔的,似風。
「吶,黑大人知道聖誕節嗎?」
「……西方的節日?」

法伊的視線自黑鋼的下巴移開,越過燒得正烈的火,向外頭的暴風雪望去,寒冷的風呼呼吹著,外頭的白雪積到了目測是膝蓋以上的高度。
「那是一個小宗教,為了慶祝他們的神誕生而舉辦的節日。」
「我不信神。」
我只信知世公主。
黑鋼斬釘截鐵地囁嚅,儘管他不是刻意想打斷法伊的話語。

法伊的視線再次回到上方,此時黑鋼正低下頭看著他,一雙堅定的眼眸燃燒著火炬。
他輕輕笑了笑,沒有半分虛假的那種。
「黑大人真死板。」
「切!我可對民間傳說沒興趣。」
法伊伸手,黑色手套拍住黑鋼的雙頰,使勁向兩側捏了捏,炙熱的溫度透過手套傳遞而來。黑鋼的額頭馬上爆起青筋,掄起拳頭就要往法伊頭上招呼。
「你這傢伙——」
「但是,聽說在聖誕節,聖誕老人就會騎著雪橇,駕著馴鹿飛過寒冷的雪夜,送禮物到一整年都表現良好的乖孩子手上哦。」
拳頭停在空中,黑鋼皺了皺眉。
這傳說不管怎麼聽,都是妖怪在作祟吧?

感受到頰上的力道鬆開,他停下的拳頭輕輕敲在法伊頭上,接著直起身子,閉上眼吐出一口氣,試圖讓自己的腦袋想像別種聖誕老人不是妖怪的可能性,但繞了一大圈,思緒依然僵著不動。
他盯著對方笑彎的眼,忽然明白了什麼。

「……所以,你想要什麼聖誕禮物?」
「嗯——說得也是呢——」
法伊的語句拉得長長的,像吊人胃口的說書人,黑鋼總覺得那語句中帶著幾分圖謀不軌。
「那,我想要黑大人親我一下。」
「哈啊?我才不要。」
「咦——真冷淡。」
「這是什麼鬼聖誕禮物?要是被小鬼和白饅頭聽到又要亂叫了……」
他的眼睛瞇得細細的,黑鋼移開視線,這才注意到對方身上有些單薄的穿著。「比起那些,這樣不會冷嗎?那件大得要命的外套上哪去了?」
「在小狼和摩卡拿身上——」
法伊得意地說,像是考試拿了滿分的孩子正等待著稱讚。「因為今晚很冷嘛,身為馬麻,把外套給孩子們也是很合理的,對吧?黑爸爸——」
黑鋼的額頭再次爆出青筋,但他決定忽視那無聊又沒梗的笑稱。
「你就不冷嗎?」
「我的世界可是色雷斯國,黑大人,色雷斯國哦。」
嗯,黑鋼挑眉,他確實無話可說。
雖然現在已不存在於任何世界,色雷斯國的冰天雪地卻會永駐於他們心中。

不,等等。
「既然這樣,不是更應該把你國家的衣服穿好嗎?快去拿。」
「咦——這樣孩子們就會凍死,黑爸爸真冷淡——」
「才不會凍死!!」

吵鬧聲傳出冰冷的洞窟,淹沒於似乎永遠下不完的雪中,不知何時,溫暖的橘紅色火光映滿了洞內,寒冷的雪將溫度困於此處,周圍的木柴早已被烤乾,黑鋼拿起劈成一半的木柴丟入火堆,為下一次的燃燒添入新的生命。
耍嘴皮子說不贏魔法師,忍者最終惱怒地脫下外套披蓋在身子前方,連同傻笑的魔法師一併圈入自己懷中。

「快睡吧,我守夜就好。」
「黑大人真體貼——」
「少囉唆。」
黑鋼索性將那張不斷嘻笑著吐出輕浮語句的嘴摀住。

暖烘烘的熱度包裹著法伊,他掙扎了幾下,便放棄般地躺回黑鋼懷中。
這時才想著要和對方道謝似乎太遲了。他輕輕閉上好看的藍眸,感受摀住自己雙唇的手輕輕移開,滑過自己臉頰的輪廓,順了順總是凌亂不堪的髮絲,接著守護似地環抱著自己。
這次,一定能有個好夢吧?

 

一絲光芒穿破了黑暗,照射進來。
層層堆疊的白雪於陽光照射下緩慢而迅速地融去。
沉睡的夜,吹起了滿城清香。
不再黑暗。
不再佈滿血腥。
不再離開。
一雙炙熱的唇輕輕附在有些凍傷的唇上。
聖誕快樂。

 

end.

後記
今天一整天用safari都無法登入痞客邦…賀文來晚了抱歉Orz
拿了以前寫在小本本上的惡夢梗來寫這次的黑法
如果躺在黑鋼爸爸懷裡就能有好夢了吧ˊˇˋ
祝大家聖誕快樂!!!
感謝看完此篇的你

2019.12.25  幻月x雨戀蝶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