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同人 裸執事同人-智佐久《您訂的聖誕禮物已送達》

裸執事同人-智佐久《您訂的聖誕禮物已送達》

by 幻月

配對:偽處男智明x性愛聖誕老人佐久間

 

前言
世界觀參考某位噗友大大辰月參加徵文比賽所捏造的世界觀

世界觀簡介
為因應現代化科技化,天上出現了一間名為「聖誕老公公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司,
裡頭的聖誕老公公每年聖誕夜都忙著送禮物到小孩家,
其中,公司裡頭有個最為神秘的部門稱為「聖誕老公公科性愛組」。
每年為了實現表現良好的處男處女破處的心願,而在世界各地來回奔波著。
此篇參考該世界觀,
唯一有些不同大概就是我擅自將聖誕老公公科性愛組改成「性愛聖誕老人部門了」Orz
當初沒看清楚科別組別名字希望辰月不介意TTT

以下正文。

 

叮咚。

「誰啊——」
智明有些慵懶的聲音朝門口喊去,卻沒有得到回應。
他隨意拉起掛於椅背的睡袍,披著便往門口走去。

喀啦。

「你是……?」
「您好,這邊是快遞。」
「啊?我沒有訂包裹啊?」

面前掛著優雅微笑、戴著金邊無框眼鏡的男子眼皮微微一沉,似乎正思考著該如何說明來歷。智明則是在看見對方一身的紅白袍子及聖誕帽後,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今日是聖誕節。

「你該不會,是聖誕老人?」
「啊,是的,您能明白真是太好了。」

智明眨了眨金色眸子,來來回回打量了男子一番,對方似乎沒有攜帶任何可稱之為袋子的物體,令他有些疑惑。

「那包裹……」
「是,就是我本人。」
「啊?」

看著智明一臉困惑外加懷疑的眼神,男子僅是優雅地揚起一抹專業的微笑,那寬鬆的聖誕紅袍下,微微可見燙得一絲不苟的深色西裝。

「聖誕快樂,客人。」

智明的睡袍再次回到書桌前的椅背上。
只是這次,睡袍外還多添了件毛絨絨的紅白色聖誕外袍,一眼望去,只見方才包裹於快遞男子身上的深色西裝布料,如今正與棉被一同散亂於淺粉色的床單。

「原來如此,以前也曾經聽過呢,這樣的聖誕老人。」
與幾分鐘前怔愣地佇立於門口的身影不同,智明此時正坐在自家大床上,頗有興致地笑著,金色眸子勾勒出某種深不見底的惡趣味。
他的手放在眼前男子的腰上,而在幾分鐘前卸下外袍、一身西裝筆挺的快遞人員,現在正跨坐於智明身上,雙手輕放於對方肩頭,全身上下僅剩一件被汗水打濕的白襯衫,若有似無地遮掩著玲瓏有致的身子,前方的鈕扣全數被解開,白裡透紅的頸部及肩部一覽無遺。

那白襯衫中,白皙的身體纏滿了大紅色緞帶,它們繞過男子的頸子、胸、腹部,最後於下身打上完美的蝴蝶結,近乎可說是名符其實的「聖誕禮物」。
男子碩大的臀部半懸空於智明大腿上方,襯衫下擺輕輕掠過下背,那大紅緞帶深深地掐進股間隙縫,自男子背後望去亦是一番景緻。

「你叫什麼名字呢?」
「……稱呼我佐久間就行了,客人。」
佐久間與最初立於智明家門前、那優雅帶著幾分專業的態度不同,他的手輕放於智明摟在自己腰間的手上,明顯地有些緊張。
智明望著佐久間無意識撇開的視線,輕輕笑了笑。

「佐久間是第一次嗎?」
「那、那種事情……是……」

智明一手不安分地勾著佐久間腰間的緞帶,另一手於那白皙的身子游移著。
一雙金眸牢牢地攫住佐久間,如同纏在他身上的緞帶。

「你說,你是來幫助我破處的?」智明語氣中充滿調侃,似乎在考驗對方。「佐久間能做到嗎?怎麼不派個有經驗的妹妹呢?」
「那、那是……」
對年齡和性經驗有些介意的佐久間,將視線轉回智明眼中,亟欲說些什麼,卻在看見那雙似笑非笑的金眸後啞了口。「……非常抱歉,若客人想換貨,我現在就……」

「不用了。」
智明勾起惡趣味的微笑。「我開玩笑的,佐久間很美。」

「美、美麗什麼的……唔、非常感謝……客人不嫌棄……」
「叫我主人吧。」
他似乎期待著更多,從對方嚴肅柔和的面龐生出更多表情的瞬間。「佐久間是我的禮物吧?那麼就叫我主人。」

「是……主人。」
「嗯,很好,那麼我現在要拆禮物囉?」
「是、是的……」
佐久間的身子緊繃起來,智明的雙手輕輕撫過他的背脊,指腹劃過處皆像是點燃似地炙熱不已,當智明的指甲掠過他浮起一層薄汗的脖頸,佐久間倒抽一口氣。

「主、主人……哈……」
「怎麼了?佐久間,你的身子越來越燙了。」
「我、我也不……」

他的腦中忽然浮現那些,在來訪智明家前所查的資料,雖然盡是些羞恥到令人無法開口的語句,現下卻是表現專業的好時機。
他輕輕接過智明撫上自己臉頰的手,微微撇過視線,好看的雙眉微微下垂。

「那是……因為主人的手……太、舒服了……」
「嗯,說得好。」

見智明似乎很滿意,佐久間像個被給予獎勵的孩子,單純地感到高興。
他回想著在公司學到的技巧,輕輕靠近智明耳畔,出聲呼喚他,接著有些笨拙地扭動著碩大的臀部,一下一下地,隔著睡衣蹭著智明的股間,只見那股間早已高高隆起,在睡衣布料上撐起一道弧線。

智明雙手下滑,忽然大力捏住佐久間的雙臀,後者緊張地僵直了身子。
「佐久間。」
「是、是的,主人……」
「還沒有潤滑,你該不會想要我直接插進去吧?」
「直、直接……不、不是的,我……」

佐久間沒想到自己僅是學著公司前輩們教他的動作,竟引起智明如此大的反應。深藍的眼眸悄悄瞄向對方,卻發現對方正直勾勾地望進自己眼底,那深邃的金眸盈滿了情慾。

「主人……」
變成現下的狀況雖然在佐久間預料之中,他卻沒想過,在腦中模擬千百遍的事,真實發生時卻令自己如此心跳加速,雙頰因體內發熱而更加潮紅。

「那、那個……哈……失禮了……」
他狼狽地喘著,理了理有些混亂的思緒,鼓起勇氣俯下身,輕輕在智明臉頰上一啄,那吻如蜻蜓點水般點到即止,接著一路向下,親吻著智明的脖頸。他能夠聽見對方越發急促的喘息,也能聽見自己輕聲溢出的低吟。

啵。

正當佐久間專心地吻著智明,他聽見某種蓋子打開的聲音。
還來不及回頭查看,便感受到一股冰涼自臀部隙縫間流下,陷入股間的大紅色緞帶亦被打濕。

「主、主人……?」
智明沒有回話,僅有些粗重地喘著氣,下腹部的慾望脹得他頭皮發麻。他的手胡亂地伸至佐久間後方,粗魯地扯開大紅色緞帶,便將方才倒在手中的潤滑液,連同倒在佐久間身上的,以一隻手指一併擠入穴肉中。

「噫……!」
佐久間驚喘一聲,用力弓起身,胸部貼著智明的肩,背脊顫抖著。「哈……手、手指……怎麼會……嗯、嗯嗯……!」

「連要先準備潤滑液和用手指擴張都不曉得,這樣不行啊,佐久間。」
耐心似乎重新回到了智明臉上,他壓抑著下身的脹痛,即使已近乎滿身大汗,依然看似冷靜地輕笑。「來,幫我解開褲頭。」接著抽出放入那對臀辦間的手指。

佐久間顫抖地喘息著,突然的插入著實嚇到了他。
緩緩伸出雙手靠近智明的牛仔褲,修長的手指有些不知所措地撫摸著隆起的褲頭,接著解開最上方的扣子,將拉鍊下拉,底下的白色棉褲鼓了起來,佐久間猶豫不到一秒,便輕輕拉下,一根爆著青筋的粗壯陰莖毫不收斂地彈出。

「啊……哈……那、那個……」
「你真想什麼準備都沒做,就直接讓我插進去?」
「不、不是……我……我是……」

智明的聲音更加低沉了些,佐久間顫抖著收回雙手,低下頭,像是做錯事的小孩。
最初那個美好優雅又有些端莊的身影已不復見,他顫巍巍地開口。

「我……我該怎麼做……才好……」
「佐久間是來幫助我破處的聖誕老人吧?」

智明的表情掛上了嘲諷,他一手拽起佐久間快哭出來的面龐看向自己,眼底不知何時充斥著鄙視。他粗魯地抓近對方,臉頰湊近那被深藍髮絲掩埋的耳畔。
「親我,蹭我,誘惑我。」一字一句充滿了情慾,以及說不出的惱火。「來,就這樣坐上來,你是來幫我破處的吧?佐久間。」

「哈……請、請原諒我……」
佐久間下垂的眉毛顫抖著,鏡框下的眼眸閃爍著淚水,罪惡感和愧疚溢滿心頭,他的腦子一片混亂,早已遺忘公司教導他的應變方式。「非、非常抱歉……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支配欲佔據了智明的胸口,他裝作無奈地嘆了口氣,手再次攀上佐久間的背脊。
「佐久間。」那聲音如今充滿著磁性。「叫我。」

「咦……?」
「我說,叫我。」
「是……主、主人……?」
佐久間不確定地輕聲喊著,深怕再次觸怒智明。
智明命令般的語氣再度落下。

「繼續。」
「主人……主人……啊……!」
股間的緞帶,連同潤滑液和智明的手指,一同插入佐久間那仍舊潮濕的後穴。「啊、哈啊……主人……嗯……!非、非常感謝您……願意……教導我……哈……啊啊……!」
佐久間那沉在過度認真表面底下、渴望著有人來開發的身體,此時於智明眼前表露無遺。他的淚水滾落,慌亂的喘息聲流入智明耳中,後者更加快速地蠕動著手指,進入更深處。

「佐久間。」
「哈……啊嗯……是……?」
「你覺得,擴張時要用幾隻手指才夠呢?」
「那、那種事……哈啊……」

閃爍著淚水的視線不自覺向智明的下半身飄去,那巨獸聳立著、高昂著,蓄勢待發,自前端溢出少許透明液體。
佐久間只覺腦子一片空白。

「是……三、三根……主人……噫、啊、啊啊——!」
尚未反應過來,智明便二話不說一次插入了三根手指,佐久間驚叫出聲,臀肉緊緊夾著智明的手指,全身豎起汗毛,身子於空中一下下地彈跳著。

「請、請等……啊、哈啊啊……」
他的身體似乎趕在理智前方率先習慣了三隻指頭,碩大的臀部微微向上抬起,無自覺地隨智明手指抽送的頻率,配合著擺動起來。「啊、噫、主人……不行……」

「腰自己動起來的人,沒有資格說不行哦。」
「不、不是的……我……不是那樣……嗯嗯……!」

智明彷彿能看見快感正啃蝕著佐久間的思緒,他的嘴角持續上揚著,雙唇湊近綁著緞帶的身子,緩緩開口。

「不是?穿著這麼下流的衣服,主動在我面前脫到剩下一件襯衫,自己在身上綁滿了緞帶,在我用三隻手指插入時大聲呻吟著腰自己動起來的傢伙,不是什麼啊?啊?」
「啊、哈啊……請、請不要……這樣說……噫……嗯嗯……!!」

三隻指頭早已抓住了佐久間的敏感點,它們輪流戳著那處軟肉,試圖將他引導至情慾的巔峰。佐久間緊咬著下唇,抓著智明的指尖泛白,全身透著不自然的粉色,襯衫隨他的動作大幅度地晃動。
卻在即將高潮之際,智明抽出了手指。

「嗯……!啊、哈……主、主人……為什……」
「嗯?」

佐久間腦子更加混亂,委屈地望向智明,只見對方得意地笑著,雖處於低處,此時卻鄙視著自己。
稍微回過神的大腦撞擊著意識,鏡片下的雙眸微睜,他像是明白了什麼,夾緊發顫的後穴向上抬起,潤滑液和其他液體緩緩流下白皙的腿根。

「主、主人……哈……」
他羞恥地撐開雙臀,低頭望向智明挺立著的勃昂性器,對準了洞口緩緩下放。

在佐久間柔軟的穴肉接觸到智明慾望的瞬間,後者的忍耐極限終於爆發,智明低吼了一聲,伸手抓住佐久間的臀部,指甲深深陷進肉裡,下身一下子全頂了上去,直入根部。

「哈、啊啊啊啊——!!」
波浪般的呻吟衝出佐久間口中,高低起伏著,直通下身結合處傳來的刺激。「等、啊……主人、太、哈……請、請等……嗯嗯……!!」

「呼、唔……佐久間、佐久間……哈、這身體……真是太糟糕了……」
智明望著自己上下擺動起腰部的佐久間,近乎嘆為觀止地發出低吟,接著自顧自地讚嘆起來。「佐久間的那裡……哈……非常熱……微微抽動著把我吃進去,一次一次吃得更深……腰自己動了起來,還發出淫蕩的呻吟……呵……不愧是最優秀的性愛聖誕老人……」

「噫……請、請不要再說了……啊、請饒了我……主人、主人……已經……嗯嗯……!」
幾分鐘前差點就累積至高潮的快感很快堆疊起來,佐久間晃動著巨大的身軀,腰部激烈地上下起伏,雙手環抱著智明的脖頸,他將頭埋入對方肩膀,背脊顫抖著,全身隨著高潮來襲跟著劇烈彈跳起來。
「啊、啊啊啊——!」
「唔、好緊……這是什麼……唔哦……!」

 

佐久間緊繃的身子疲軟地癱在智明肩上,他輕輕喘著,高潮後的餘韻依然使他腦子一片空白。
這就是……做愛……?

智明靜靜側過頭,雙唇對上佐久間的耳畔。

「高潮時的佐久間,非常美味哦。」
「非、非常……感謝……」他透過歪斜的鏡片,模糊地望著智明。「能讓主人舒服……比什麼都……」

「不過,」
智明打斷他的話,繼續輕聲道。
「比主人還要早高潮,似乎需要一些懲罰。」

「啊……」
佐久間這才發覺,埋在自己後穴中、智明的性器依舊挺立,絲毫沒有低頭的意思。「怎、怎麼會……啊啊……非常抱歉……比主人先……高、高潮什麼的……非常抱歉……」

「嗯,所以,還沒結束哦,聖誕老人先生。」
智明充滿磁性的嗓音一字一句地落下,落在佐久間心頭,竄起燎原大火。
他一把將佐久間押入柔軟的床中。

「咦……啊、等、等等……主……哈啊……!!」
不知何時,佐久間身上纏滿的大紅色緞帶被解開,如今全數纏在他的手腕上,兩只纖細的手腕交疊著被固定於身後,阻礙了身體與床的接觸,白襯衫敞開於佐久間身側,他的胸部高高挺起,似是在邀請智明。
「這、這種姿勢……不……不要……」

「嗯——」智明微笑著,越過佐久間挺起的胸部看向他羞恥的臉龐、下垂的眉和快哭出來的表情,湊近他的面龐,輕聲開口。
「表情很可愛,好吧,做到我高潮一次,就讓你休息。」

「主、主人……等、請等一下……才剛高潮過……不、不可能的……啊、哈啊——!」
無視佐久間的驚慌失措,智明逕自抬起他的雙腿,整個人向前推了一步,剛拔出不久的性器再次擠入正微微抽蓄著的肉穴內。

佐久間的身子重重壓在雙手上頭,雙腿被高高抬起,全然失去反抗能力。他嗚咽著喘息,下方電流般的快感再次直逼大腦,破壞了所有冷靜思考的可能性。

智明雙手壓著佐久間的大腿,整個身子欺上。
充滿磁性的話語再次落下。
「佐久間在邀請我嗎?胸部,挺得這麼高。」
施虐性在他的心中持續高漲。

「不、不是的……哈啊……!啊……!」
佐久間委屈地搖著頭,即使他深知那只令智明更加興奮。
後穴深處,那初經人事的纖細粘膜,被巨大的陰莖粗暴地操幹著。

「那麼,我開動了。」
智明微笑著看向顫抖的佐久間,接著俯下身,雙唇落在早已失去任何遮掩的粉色乳頭上。

以第一次來說,佐久間委屈地想著。
自己能夠撐到智明高潮才失去意識,已經是件了不起的事了。
對方真的是處男嗎?

「佐久間?」
「噫……」

誤以為心中所想被智明聽見,剛清醒的佐久間縮了縮肩膀,心虛地不敢向後看。
雖然,全身上下傳來的酸軟也早已使他動彈不得。
「是……?」

作為一名本該專業的聖誕老人,他今天不但被客人教導了許多必備知識,甚至還讓客人為自己擴張,可以說作為一名性愛聖誕老人是完全不及格。

「去跟你們公司說,你會留在我這一年。」
「咦?」
「直到明年聖誕節前。」

聞言,他急切地想起身,卻腰間一軟,整個人跌入柔軟的大床。「啊……!哈、哈……」

智明見著這樣的佐久間,胸口一熱。
差點壓著對方幹起來。

「我會讓你成為一個優秀的性愛聖誕老人。」

這句話聽上去,就如同陌生人對著小妹妹說「給你糖,跟我走」一樣危險,卻不知為何令佐久間有些心動。
在性愛聖誕老人部門待了兩年,他總覺得自己和其他所有聖誕老人格格不入,不單單因為其他人總是穿著過於暴露,而自己老是一身西裝筆挺。還有著更為深層的不同。
其他聖誕老人總用著看老古董的眼神望著自己,他並不明白,自己早已讀過了上百本關於男女性愛的書籍,公司卻從不讓他出任務。
那種挫折感不斷摧殘著他的完美主義心理,某天,終於受不了的佐久間有禮貌地寫了五千字辭職信給上頭主管,接著便收到了這次的任務。

「那、那個……具體而言該怎麼做……如果沒有實施方法,公司是不會……」
「啊?這不是廢話嗎?」
智明一臉所當然地回話。「我會每天和你做愛,帶你認識各種道具,讓你熟悉做愛的感覺。反正你平時在公司也只是看看理論吧?我來教你實戰經驗。」
「什……」

每、每天?各種道具?
佐久間腦子一片混亂,智明毫不避諱的話語在他的腦中不斷盤旋、迴盪。
他的臉上一陣發熱。
「哈……那、那種事……」只覺口乾舌燥,說不出話。「我、我不知道……」

「那麼,我就做到你答應為止。」
「咦、啊……」

智明一個翻身,輕鬆制伏早已無力反抗的佐久間,後者慌亂地喘息,試圖阻止對方的衝動。

「等、請等一下、主人……」
「嗯,我是你的主人。」
智明答非所問地宣示,他從後方掰開佐久間的雙臀,只見那後穴一收縮,汩汩流出尚未乾涸的精液。「好色啊,佐久間。」

「哈……不要……不要看……」
「不知道呢……裡面是如何呢?」
智明的身子貼在佐久間的背脊,他的話語沿著背脊攀上對方耳中,三隻手指冷不防地伸入,更多的精液溢出那看上去極為情色的洞口。

「啊……!不、行……已經……」
再次繃緊的腰部傳來酸楚,佐久間的穴口緊緊夾住智明的手指。「求您……放、放過我……我……會努力和公司說的……嗯……!」

智明抽出手指,溫和地笑了笑。「好,別忘了。」

聖誕老人是為了聖誕節而生的,照理說智明無理的請求壓根沒有一絲獲准的可能性。
佐久間愣愣地站在辦公桌前,手裡握著老闆早已蓋上章的「派遣同意書」。

就這麼想把我打發掉嗎?
我果然,不適合這個部門吧……

他當天晚上便帶著行李箱住進了智明房間。
自此,開始了長達一年的「訓練」。

「哈、主人……等、請等、一下……噫……!」
「再不趕快猜的話,下一顆就要進去囉。」
「是綠、綠色……」
「賓果——破紀錄了呢,16顆。」

智明開朗的聲音響起,他拿起筆記本在上頭塗寫了一番。
一旁的佐久間雙手被吊起,矇住雙眼,雙腿大開著仰躺於床,顫抖的後穴塞滿了跳蛋。

將筆記本放下,智明拿起桌上的遙控器,緩緩將開關推至最大。

口球封住了說話的權利,束縛住身體的麻繩深深絞入白襯衫下的肌膚,前根插入了尿道棒,後穴則塞上按摩棒,金邊無框眼鏡好端端地戴在鼻梁,佐久間卻覺眼前一片模糊。

嗡——嗡——

自體內竄起的熱度掩蓋過環境的寒冷,他羞恥地紅著臉,眼淚不斷滾落精緻的頰。

主……人……
請不要……丟下我……

擔心被丟棄的心靈佈滿了脆弱的心頭,空氣中滿溢著按摩棒的震動聲,淫靡的水聲不絕於耳,淚水不斷低落,佐久間於一片黑暗中暗自喘息、哭泣著。

啪。

「我回來了——」
智明雙朗的聲音再次響起。
黑暗中注入了一絲光明。

「主、主人……那個……」
「嗯?」
「今天……也、也要做嗎……?」

智明悠閒地躺在佐久間大腿上,漫無目的地聊著天,他望向眉毛下垂、眼神飄移的佐久間。

「如果佐久間期待的話,就做吧。」
「咦、我、我沒……」
「不想做的話,就不做了。」
「啊……不、不是的……唔……那個……」

佐久間驚慌失措的表情,總惹得智明胸口發熱,恨不得當場將他剝光,吃乾抹淨。

「別擔心,會做的,這可是訓練。」
「是、是的……主人……」

他露出溫柔又有些雀躍的微笑。

「7號2樓……7號2樓……」
性愛聖誕老人戴著有些滑稽的聖誕帽,紅袍下依舊西裝筆挺,他喃喃唸著手中的地址,爬上樓梯,輕輕按了門鈴。

喀啦。
「您好,聖誕節快樂,請簽收您今年的聖誕禮物。」

據說某位擁有精緻臉蛋的優雅男士,總在聖誕夜搭乘雪撬、駕著麋鹿,來訪大街小巷有需求的良民,與他們肉體交歡至半夜,隨後乾淨俐落地收拾整潔,有禮貌地微笑,輕輕揮了揮那雙有著修長手指的纖細手臂,再次乘上雪橇,消失於飄滿白雪的天際。
那晚就如同一場夢,見過的人總如是說。

「主人,我回來了。」
「喔!今年跑了幾個人啊?」
「加上剛才的先生一共是20位,主人。」
「哇——佐久間真厲害。」

散亂著金髮的大學生今年剛滿25歲,那雙眼依然笑得柔和又邪惡。智明自黑暗的房中走出客廳迎接佐久間。
「沒辦法,接著還剩下很多時間呢。」一綑黑色九尾鞭擱置於手中,他輕挑地在手中把玩,接著將其高高舉起,刷過佐久間的頸部。

「今年的佐久間,我也不客氣地收下了。」
「嗯……哈……是、是的,主人……」

「部長,為什麼不裁掉佐久間啊?」
僅僅穿著一件聖誕紅背心的少年抱怨似地說道。「來這個部門也好幾個月了,但他連用按摩棒幫自己擴張都不會耶?光是讀一堆理論有什麼用,性愛這種事要用身體去感受——」

「嗯,我知道,小峰。」
性愛聖誕老人部門的部長輕輕嘆了一口氣。「我今年會派他去出任務的。」

「不不不,不是這個問題啊。」
被稱為小峰的大阪腔少年繼續受不了地指正。「他那副樣子,不管去了哪位可憐的處男處女家,都會瞬間讓人失去興致吧,部長?」

「嗯,所以……」
部長伸出手,自高高疊起的文件中抽出某份資料攤開。「他的客人是這位。」

「唔?嗯……」
小峰湊上前,盯著密密麻麻的資料感到頭痛,餘光瞥向客戶資料上最顯眼的大頭貼。「前田智明……大學生?可是部長,這位客人已經……」

「有過好幾次性經驗。」
部長斬釘截鐵地說道,聳了聳肩。「雖然我也不大清楚詳細狀況,但這是上頭的命令。」
將資料放回一疊文件中的最上方,部長在走出辦公室前,再次回頭望了小峰一眼。

「說是員工訓練。」

end.

後記
本來想再多修一點但…天公不作美(何
篇幅拉長了感覺有些冗長,但因為想帶出最後的調教過程還有教導成功(?
實在是用了不少篇幅…光是寫肉文就6000字成就達成!
最後
聖誕快樂!!!以及
佐久間生日快樂!!!!!

2019.12.25 幻月x雨戀蝶

 

其他裸執事同人文請至→這裡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