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同人催眠麥克風 催麥同人-獨一二獨《我的青梅竹馬怎麼變大了》(觀音坂獨步2020生日賀文)

催麥同人-獨一二獨《我的青梅竹馬怎麼變大了》(觀音坂獨步2020生日賀文)

by 幻月

清晨柔和的陽光攀上窗櫺,自半落地窗灑落於棉被包裹著的人兒床上,暖烘烘的觸感喚醒了床頭的一叢金色,頭頂明顯不太合群的呆毛靈巧地動了動。
被窩裡頭的人掀開覆於身上的軟質棉被,一頭蓬亂的金髮帶著睡眼迷濛地坐了起來,隔著床邊的窗,有些迷茫地望向高掛於天際的太陽。一雙金眸快速眨動,映射於眼中的陽光熊熊地燃燒,好似那總是充滿溫暖及朝氣的金,打從最開始就是陽光所賜予。

伊弉冉一二三總算是清醒了。
他望了一眼床頭邊的時鐘,右上角的電子數字顯示著五月十五日。
是重要的日子。一二三露出了今天第一個雀躍的笑容。

立夏過後,夏天的氣息理直氣壯地入侵日本,少年打開衣櫃,暗自忖度著今晚就是開冷氣的最佳時機。
套上白T恤和牛仔褲,正和打結的金髮奮鬥時,房門傳來叩叩兩聲,一顆頭探了進來。

「一二三,今天和獨步君有約對嗎?」
「啊,對!咱等下整理好就去找他!」
「要好好地走大門,和獨步媽媽打招呼知道嗎?」
「知道——!」

門邊的女性對一二三回以溫柔的微笑,才又輕輕覆上了房門。
終於梳理好微捲的調皮金髮,一二三抓起桌邊的髮圈隨意綁了撮小馬尾。

今天是他的青梅竹馬——觀音坂獨步的生日。
高中同班了三年,總算讓一二三等到對方的生日落在假日的一年了。
他小心翼翼地探了探頭,確認母親不在書房附近後,迅速地離開房間,來到了書房。

自他有意識以來,獨步一直都在。
新居落成時,小一二三發現,家中的書房窗外正好連結到獨步的房間,這使得他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習慣了自由來回對方家,甚至有時玩累了便直接睡在對方房間,而獨步亦然。
母親們從前似乎抱著孩子能互相陪伴是好事的想法默許了兩人的行為,但如今少年們已長大,一二三的媽媽時不時就會如同方才一般溫柔地勸告他。

拉開窗戶,一二三探頭望向對面,一叢紅棕色髮絲還靜靜地擱在床頭,對面房內的那人蜷縮著身子,似乎睡得正熟。
刷地一聲,也將對面的窗戶拉開,獨步房間的窗子從不上鎖,似乎從以前開始就歡迎著一二三的到來。一二三低頭看了看兩道窗戶中間的隙縫,想起小時候第一次爬窗,差點卡在隙縫的回憶,他不自覺為那個大膽的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如今已是高中生的他,自然沒有安全的疑慮。

只是叫獨步起床,爬窗也可以吧?等一下再走大門和伯母打聲招呼吧。

「嘿——咻!」
伸腳跨出一大步,尚未穿著鞋襪的裸足落在獨步房內柔軟的床上,一二三整個人自獨步房內的窗戶踩了進來,就像來自異世界的男主角那般。「獨步早好——起床囉——⋯⋯嗯?」

站在對方床上的一二三低頭望著獨步熟睡的臉,充滿朝氣的語句卻停在半空中。
那原先應有些青澀,甚至能說稚嫩的臉龐,如今不但多了兩顆明顯的黑眼圈,下顎甚至長出了一根根小鬍渣。

「獨步⋯⋯?」
但髮色和臉確實是他認識的獨步,一二三輕輕蹲了下來,有些猶豫地呼喚眼前之人。
那身影忽地翻了個身,神情看上去有些痛苦。

「啊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課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下次一定⋯⋯」
「嗚哇!」
對方突然地開口,嚇了一二三一大跳。然而不出幾句道歉的話,獨步再次恢復平靜,那雙眼緊閉著,一下下地抽動,一二三瞪大了雙眼。「獨步⋯⋯變成大叔了⋯⋯?」

為了確認更多,他伸出雙手一把掀開了獨步的棉被,那明顯較高中生高上許多的身長、以及從未見過的睡衣款式,令一二三腦中不自覺冒出了許多荒謬的可能性。

獨步在半夜被下藥,身體忽然迅速成長?
獨步本來就是這個年紀的人,只是吃了什麼變成高中生的樣子?
不,但我們是青梅竹馬啊,如果真是這樣,那獨步從好幾年前開始就瞞著咱了嗎?
話說回來,這個人⋯⋯真的是獨步嗎?

他認真地皺著眉,盯著對方那張亦皺著眉、似乎正坐著惡夢的臉龐。
要搞清楚現下狀況,最快的方式似乎就是叫醒對方了。一二三不管三七二十一,雙手拍上對方臉頰,大力地往兩邊捏下拉開。「獨步!不管你是不是獨步,起床——」

「嗯⋯⋯唔啊⋯⋯!一二三⋯⋯痛痛痛⋯⋯快放開我⋯⋯」
「啊!你還記得咱嗎?」
「痛⋯⋯你在說什麼⋯⋯嗯?」
獨步揉了揉惺忪的雙眼,有些呆滯地定睛望向說著奇怪話語的同居人。「⋯⋯一二三,你是不是變小了?」

「不對!是獨步變大了!」
一二三嘟著嘴不滿地反駁,但不得不承認在對方話語出口的瞬間,他亦自我懷疑了一秒。
然而從起床到現在,除了眼前的獨步外,一切都和平時一樣,照理說有問題的確實是獨步。

「欸?我變大了⋯⋯?」
一雙困惑的綠眸愣愣地眨了眨,獨步起身翻下床,走至衣櫃前打開其中一側,全身鏡映出自己的模樣,惺忪的黑眼圈、蓬亂的紅棕色頭髮、前一晚忘記刮的鬍子、睡衣的樣式⋯⋯
一位標準的社畜。「不,我沒有任何改變啊,倒是你⋯⋯」

他回頭看向依舊坐在床上的一二三,縮小的身體、充滿稚氣的臉龐,與其說變小了,倒不如說簡直就像⋯⋯
以前的一二三一樣。

話說回來他剛剛做了什麼?打開衣櫃的全身鏡?
記得兩人同居後,全身鏡一直都是放在地上的,衣櫃裡的全身鏡是他原本的老家才有⋯⋯

獨步忽地一怔,腦中的睡意全被趕跑,他驚訝地環顧四周,映入眼簾的熟悉卻不是他現下的熟悉,那雙驚恐的綠瞳最後停在歪著頭的一二三眼中。

「這裡⋯⋯是我家?」
「對啊,獨步該不會連自己家裡都忘記了吧?」
將最糟的情形在腦海中全想了一輪,不知該說冷靜或是粗神經,一二三竟就這樣接受了眼前的事實。他歪頭盯著從剛剛開始就忙碌地左顧右盼的「獨步」,忽然覺得眼前的大叔有著和他認識的獨步相似的有趣感。

意識到自己才是這片空間中不該存在的事物,獨步有些慌張起來。
「一二三⋯⋯欸,不是一二三⋯⋯不對,你也是一二三吧⋯⋯」
思索著幾分鐘前,眼前這位神似一二三的孩子回應了自己的呼喊,獨步猶豫著自己該問什麼樣的問題才能搞懂狀況。「你今年⋯⋯幾歲?」

「咱今年17歲哦!」
那雙清澈的金眸瞇成一直線,露出開朗的笑容。

17歲也就是說⋯⋯12年前嗎⋯⋯真的假的⋯⋯
怎麼辦⋯⋯今天本來公司要上台報告業績的⋯⋯晚上也和一二三約好一起吃飯了⋯⋯
哈啊⋯⋯話說回來我怎麼會遇到這種事,回到過去什麼的⋯⋯
如果弄不好是不是會害到未來的一二三⋯⋯啊啊啊⋯⋯都是我的錯⋯⋯
會發生這種倒霉事也一定是我的問題⋯⋯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獨步!獨步!」
「啊⋯⋯是!」
「你在幹嘛呀?」
回過神來,獨步才發覺自己不知不覺蜷縮著身子,蹲在地上自責了起來。
他輕輕抬頭,望向抓著自己搖晃的17歲一二三。
對方天真的雙眸更加使他羞愧地無地自容。
獨步像是下定決心般站了起來,稍稍彎曲膝蓋使自己和一二三平視。

振作點啊觀音坂獨步,你可是29歲的大人了⋯⋯

「一二三,你冷靜點聽我說⋯⋯」
「是的的——!」
「不不,別那麼興奮啊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他輕輕嘆了口氣,焦慮的心情卻因著一二三充滿朝氣的語氣緩和了不少。「總之,我是⋯⋯29歲的獨步,回到了17歲的生活⋯⋯大概⋯⋯?」

一面解釋著,獨步也對於自己說出口的、彷彿只能在漫畫中看見的劇情感到荒謬。
一二三眨了眨漂亮的眼眸,舉起手,五隻手指併攏放至額前,對著獨步行了個軍人禮儀。

「噢!了解!」
「欸,不啊等等,你真的了解了嗎⋯⋯」
「嗯——也就是說,大叔是29歲的獨步對吧?」
「喔、嗯⋯⋯」
「既然是獨步,那就沒問題啦!」
那雙眼笑得比窗外的太陽更加燦爛。

「獨步就是獨步嘛!」

29歲的觀音坂獨步有些懊惱。
今天他不僅莫名其妙穿越時空回到過去,遇見了小自己12歲的伊弉冉一二三。
甚至在陷入自責時被對方拉回、慌亂時被對方安慰。
最後,因著對方一句看似理所當然的話語而心安地不可思議。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在這12年內,或許並沒有成長為一位成熟的大人。

獨步偷了父親的鞋、和17歲的自己借了衣褲。
一二三完全忘了要和伯母打招呼。

兩人戰戰兢兢地爬過窗子,躲進一二三的房中觀望。
好不容易等到女主人外出,才匆匆忙忙溜出門。
小一號的上衣繃著身子令獨步有些不習慣,但和其他的不習慣相比已經算好了。

巷子口的甜點店尚未開張,記憶中早已倒閉的雜貨鋪生意興隆。
一切如此相似,卻又完全不同。

原先說好的遊戲中心之旅,順理成章成了百貨之旅。
然而,在細數了帶在身上的錢包後,獨步灰心地發現學生時期的自己比想像中窮困,雖然存了點錢,對百貨店家中陳列的商品價格而言僅是小巫見大巫。平時身為上班族的他,如今連唯一能夠鼓舞自己努力工作的金錢都完全失去了。
29歲的獨步走出百貨商城,望著熱辣的艷陽,感到有些絕望。

好想⋯⋯回去啊⋯⋯
啊啊啊⋯⋯公司的業績報告該怎麼辦⋯⋯希望一二三有幫我請假⋯⋯
晚上不能準時赴約⋯⋯又要對不起一二三了⋯⋯
一二三⋯⋯不知道會不會擔心我⋯⋯

隨意地吃了拉麵當作午餐後,兩人坐在百貨旁的長椅休息。
毫不清涼的微風,隱隱拂過獨步有些削瘦的面龐,他沒來由地有些生氣,看向身側那人。
17歲的一二三看上去倒是頗悠哉,他拿起自便利商店買來的罐裝飲料,喝了好大一口。

「嗯——好喝——!」
「我說你啊⋯⋯」
「欸?」
「唉⋯⋯話說,你都不會擔心嗎?不,確實該擔心比較多的是我啦⋯⋯該怎麼面對過去的媽媽啊⋯⋯而且既然不曉得會待多久,是不是該去找工作⋯⋯哈啊⋯⋯總之,這樣好嗎?如果我變不回來的話⋯⋯」
「嘿嘿,獨步好像大叔一樣碎碎念的。」
「少囉唆!」

一二三抬頭望向天空,金眸對上艷陽微微閃動,好似鑲進眼底的寶石。
他喝下最後一口汽水,自長椅上起身。
「今天是獨步的生日哦!也是大叔的生日嗎?」

「欸⋯⋯?」
沒能來得及吐槽一二三對自己的稱呼,獨步愣愣地眨了眨眼。「這麼一說⋯⋯報告的日期確實是五月十五⋯⋯?」
「今天是五月十五哦!」
「唔哇真的假的⋯⋯竟然在生日這天業績報告⋯⋯果然我是全世界最倒霉的人了⋯⋯」
一二三盯著再次蜷縮在椅子上、陷入自責小世界的29歲獨步,瞇起眼有趣地笑了。
他伸出手,朝著獨步的背大力地拍打。「獨步!獨步!」
「是⋯⋯是!」
「咱們去買蛋糕吧!一起買的話,就可以買一個大的了!」
獨步抬起頭,正好對上一二三伸出的手。
尚未反應過來,便被那隻手整個人拉了起來。

那隻或許還不怎麼可靠,卻從未改變過的、溫暖的手。
他忽然感覺鬆了口氣,心底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

似乎都無所謂了。
既然沒辦法馬上回到未來,或許陪在這裡的一二三身邊也好。
雖然我是個不怎麼可靠的大叔啦⋯⋯

話說回來,17歲的一二三嗎⋯⋯
走進甜點店前,獨步望著掛在店門口的泰迪熊,沒來由地思索著。

是不是⋯⋯好像忘了什麼?

五顏六色的蛋糕陳列於櫃檯前的蛋糕櫃,大小不一的完整生日蛋糕和切片的小蛋糕分開擺放,白巧克力淋上黑森林,上頭綴著白葡萄片,芒果堆疊而成的水果塔閃著晶瑩透亮的光芒。

「獨步!咱想吃這個!」
「不不,今天生日的是我吧?我比較想吃旁邊這個。」
「欸——?那不然,反正都要內用了,就兩個都買吧?大叔人最好了——」
「別用那種語氣叫我!!啊啊我會被抓走吧⋯⋯」

「您好,請問有需要為您做介紹嗎?」
「嗚哇!」
有些吵鬧的二人組最終引起了店員的注意,一位看似工讀生的女孩子親切地上前詢問,嚇了獨步一大跳。意識到幾秒前的聲量,他連忙使出最擅長的連環道歉。「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們太吵了⋯⋯啊、介紹⋯⋯那、那就麻煩您了⋯⋯」
見對方柔柔一笑,他亦回以有些尷尬的笑容。

「那麼這款是我們目前賣得最好的⋯⋯」
「是、是的⋯⋯嗯?這個⋯⋯不是你剛才說想吃的嗎,一二三?」
正忙著禮貌地應付店員,獨步望著那座舖滿鮮奶油、上頭以巧克力片裝飾、前方大大地寫著「生日快樂」一排字的戚風蛋糕,轉頭望向後方之人。「⋯⋯一二三?」

「欸⋯⋯?啊、嗯!咱很喜歡!」

映入眼簾的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獨步翠綠的視線落在扯起嘴角笑的一二三眼中,那雙撇開視線的金眸。
有些混濁的瞳孔。
明明店內冷氣極強,卻不斷冒著冷汗的雙手。
顫抖的唇。

恐懼。

17歲的一二三。
以及恐懼。

——。
他似乎聽見思考線重新連上的聲音。

啊啊。
是這樣嗎。
那件事發生後,還不到一年嗎。

我到底在,做什麼呀。

回過神來,他正提著外帶的蛋糕,一手抓著一二三,迅速地穿越人群。
對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不斷在後方喊著自己的名字。
但獨步什麼也沒聽見。

接近家門時,他忽然拉著一二三拐進巷子中。
剛包裝好的蛋糕,被輕輕放至地上。
一二三還想說些什麼,卻被一雙纖細的臂彎擁入懷中。

「欸⋯⋯?獨、獨步,突然這樣會被當成怪大叔哦⋯⋯」
「⋯⋯對不起。」
「嘛啊——因為是獨步所以沒關係的。」
「對不起。」
「好啦都說了沒關係了,快放開咱吧。」
「對不起⋯⋯」

一二三沉默下來。
下午四點的陽光和煦了不少,光靜靜打在獨步的背上。
一二三面向著太陽,身體被包覆在獨步的陰影中。
「獨步,沒事的⋯⋯咱只是⋯⋯有點肚子痛⋯⋯」
「你看見女性會感到害怕吧?我⋯⋯知道⋯⋯」

我知道。
我明明知道的。
感受到懷中的身子一震,獨步的眉頭更加深鎖。

一二三的聲音變得小小的、微微的,有些顫抖。

「⋯⋯都已經過了這麼多年,獨步會忘記也是理所當然的,所以⋯⋯」
「怎麼可能忘啊,笨蛋!都是我的錯⋯⋯」

我什麼也做不了⋯⋯
不要讓我再次無能為力啊⋯⋯

「獨步什麼錯也沒有哦。」
一二三舉起雙手,胡亂地揉了揉對方紅棕色的髮絲,接著小動物般蹭進對方的頸窩。「咱會努力好起來的,而且⋯⋯」

「咱有獨步陪著呀!」

17歲金髮少年和29歲上班族各自獨處了一小時。
最後在家中相連的窗台邊巧遇。

「上班辛苦了,大叔。」
「我帶了你喜歡吃的蛋糕回來,小鬼。」
「獨步才是小鬼!」

棒讀式的無聊鬧劇,結束在夕陽西沉後的新宿夜晚。
兩人於沉默中達成了共識。
即使相隔12年之遠,他們依然是彼此最重要的人。

一二三比獨步還清楚他們家的刀叉碗盤放在何處,29歲上班族靜靜坐在餐桌前,望著金髮少年在廚房忙上忙下地準備。
戚風蛋糕靜靜地躺在面前。

「我媽⋯⋯不曉得什麼時候會回來⋯⋯這麼張揚好嗎?」
「伯母和媽媽出去玩了——啊,這種事情不會記得吧?」
「欸?那晚餐呢?」
「等吃完蛋糕再一起出門吃吧——29歲的大叔竟然問咱這種事,聽起來真沒用!」
「喔、喔唔⋯⋯抱歉⋯⋯」
因為平常都是你做給我吃⋯⋯
獨步默默吞下了一二三半開玩笑地指責。

放好純白的陶瓷碗盤,一二三將一旁塑膠袋內的塑膠刀叉和蠟燭倒了出來。
獨步拆開塑膠刀拿在手中,透明的鋸齒狀反射屋內的黃光,微微閃動著。

五支彩色蠟燭圍成半個圓,繞著文字插於鮮奶油上頭。
一二三拿起打火機,小心翼翼地為每支蠟燭遞上火光。

「好——的,那麼今年就是大叔29歲的生日啦!咦?還是30歲?」
「啊啊啊!29啦!別提醒我快要30歲還這麼一事無成嗚嗚嗚⋯⋯」
「嘿嘿,那麼接下來是,唱歌時間——」
「你這傢伙是故意的吧⋯⋯」
望著一二三笑得一臉鬼靈精怪,繞著他蹦蹦跳跳地、大唱生日快樂歌,獨步既好氣又好笑,不禁一面拍著手一面替對方合音,整間屋子如同一二三的演唱會般熱鬧了起來。
一點也不標準的英文生日歌結束後,他站起來走至牆邊,按下開關奪去了光明。

「吶,獨步。」
「嗯?」
黑暗籠罩著屋內,搖曳的星火投射於一二三眼中,那雙漂亮的金色倒映出橘紅,顯得炯炯有神。
獨步忽然產生對方會就那樣消失的錯覺,連忙伸手抓住一二三的肩膀。
「欸?」
「啊、沒、沒事⋯⋯!你剛剛要說什麼嗎?」
「嘛啊⋯⋯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未來的我們,是什麼樣子呢?」

「唔⋯⋯什麼樣子啊⋯⋯」
就那樣順理成章地住在一起、你為了治好恐女症變成了新宿第一牛郎、私底下卻還是怕得要命、我們和一位厲害的醫生組隊參加Division Rap Battle、遇見了好多人⋯⋯

「嗯,太多了,等一二三長大就會知道了。」
「欸——怎麼這樣——」
「啊啊蠟油快滴下來了啦!難得的生日至少讓我許願啊!」
「獨——步——」

那些事⋯⋯
你就好好去體會吧。

燭光於獨步沾沾自喜的大人語氣、以及一二三不放棄的追問中,咻地被吹熄。

「⋯⋯欸?」

觀音坂獨步睜大眼,盯著背對著自己、重新讓屋內亮起的伊弉冉一二三。
正穿著圍裙和居家拖鞋、同樣瞪大眼望著自己的一二三。
「⋯⋯一二三?」
「⋯⋯獨步?」

一二三咚咚咚地跑向坐在餐桌前的獨步,先是近距離盯著他的黑眼圈,接著拍了拍他的雙頰、抓了抓他的頭髮,端詳了幾秒,視線最終落在獨步的衣服上。
然後爆笑出聲。

「啊哈哈哈哈哈——獨步!那是什麼衣服,也太繃了吧!哈哈哈哈——」
「吵、吵死了!有什麼辦法!17歲哪來的錢啊⋯⋯」
「欸?」
「嗯?話說回來⋯⋯」
獨步眨了眨眼,望向放在前方的草莓蛋糕。「這是⋯⋯」

一二三將食指放在臉頰前戳了戳,思索了十秒該如何解釋。
十秒後,非常一二三地放棄解釋。
「嘿嘿,是我準備的生日蛋糕,今天是獨步29歲生日吧?」
「欸、喔⋯⋯」

「生日快樂!獨步!還有⋯⋯」
他拉起獨步放在腿上的雙手,黃寶石的雙眼瞇成一條細細的線。

「歡迎回家!」

end.

後記

好像是第一次這麼認真寫一篇賀文xddd

大概是因為心血來潮找了合作對象的關係  開心

隔壁棚→《我的同居然怎麼變小了》by宇夜

竹馬組世界珍寶(雙手合十

昨天為了賀文竟然大失眠xdd

總之祝獨步2020生日快樂!!永遠的29歲!!XD

也感謝看完此篇的你♥

2020.05.15  幻月x雨戀蝶

Related Articles